2019中國教育培訓機構50強
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,internet一定要實現!
訪談正文

沒有人走過的路

2019-04-30 eNet&Ciweek/艾依

AI+機器人=人類的延伸

“凡天下大勢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?!閉櫚霞糯詞既思鍯EO鄭衛鋒這樣來形容今天的世界科技發展趨勢。

過去十年,智能手機的出現幾乎取代了收音機、手表、相機、紙質刊物、甚至錢包,那么未來,手機會被什么取代呢?或許這個答案并不是唯一的——可以是無處不在的云,也可能是AI主導下的某一項全新的品類。

2009年成立的臻迪集團是一家以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的高科技企業。自2016年從企業級市場向消費級和專業級市場轉向后,因為相繼推出全球首款蛋形無人機、消費級水下機器人、全球首款釣魚機器人而頗受關注,盡管外界總喜歡把臻迪稱之為無人機公司,但鄭衛鋒對此并不認同,在他看來,無人機本身只是機器人的一個分支,而臻迪要做的,是人類的延伸。

“我最大的想法就是創造一個新的工具,開創一個全新的品類,這個品類是能夠把人的能力延伸的。比如說我從兜里掏出來一個東西,能上天能下海,能把人的眼睛延伸到幾公里之外,能把人的手延伸到幾公里之外?!?/p>

“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?!?/h5>

就在今年4月,臻迪推出的水上機器人“小海豚”(PowerDolphin)斬獲“2019美國愛迪生發明獎”的最高榮譽金獎,這也是中國企業首次收獲有著“科技界的奧斯卡”之稱的愛迪生獎中的最高獎。對此,鄭衛鋒直言:“沒想到?!?img class="picture" src="//images.enet.com.cn/i/2019/0430/115211352.jpg" title="i/2019/0430/115211352.jpg" alt="a.jpg"/>

臻迪集團創始人兼CEO 鄭衛鋒

事實上,這絕非偶然。早在臻迪創立之初,鄭衛鋒就有了做“能上天、能入?!鋇幕魅說南敕?,因為“人類最想探索的就是天空和海洋”。

2015-2016年,中國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規模一路瘋長,雖然更多涌入其中分羹的企業只是新瓶裝舊酒,但廝殺不可謂不激烈,血海之中,臻迪推出的PowerEgg蛋形無人機在清一色的四旋翼無人機里顯得有些“另類”。

2017年,臻迪將目光投向了還未有人涉足的水下市場。水下機器人PowerRay小海鰩在CES展上首次亮相,除了讓水下攝影、可視化釣魚、沉浸式水下體驗成為普通人的觸手可及,也讓很多人產生了疑惑:“萬籟俱寂”的水底世界能有多大的市??? 

現代商業社會時常存在著一種悖論——將入局者的多少與該市場是否有前景劃等號。表面上看,資本、企業一窩蜂的涌入似乎讓市場生機勃勃一派繁榮,可一旦紅利被吞噬殆盡,資本迅速離場,企業如霧都孤兒,空留一地喧囂。至于說那些未曾驗證過的“苦寒之地”,向來是鮮有人愿意靠近的。

“水底世界能有多大的市???”這在兩年前或許還不是鄭衛鋒首要考慮的問題,因為彼時的臻迪更希望解決的是如何克服水中巨大的阻力,讓機器人跑得更快;如何不依賴其他通訊技術來完成圖傳;如何在沒有坐標的條件下實現定位;是否可以脫離有線……他們需要更大的改變。

2018年,臻迪帶著徹底無線的“小海豚”重返CES,這次,他們決定讓機器人在水面上飛馳,搭載220°雙關節4K相機的小海豚可以同時滿足水上、水下的拍攝需求;沒有了物理線纜的牽絆,小海豚的航行速度高達4.5m/s,無線控制距離達800m,遇到險情可實現快速救援;浮出水面的小海豚一方面可以對接到GPS地圖系統,從而實現路徑自動規劃和自動掃描,另一方面,其水下的部分還可以測繪水下地形,以數據化和可視化的形式為用戶提供準確的水下信息。往小了說,“小海豚”可以幫助游艇規避暗礁,不過鄭衛鋒還有更大的野心:“目前陸地上有地圖,但水里還沒有免費的‘水圖’,如果未來我們在全球范圍內建立一個云,讓它也能免費的話,那么何樂而不為呢?”

所以我們也就理解了名不見經傳的“小海豚”憑什么能摘下愛迪生發明獎的桂冠。簡單來說,作為一個有著無限可能性的人工智能產品,這是在消費級市場人類第一次完成水面上能力的延展。

回過頭來看,臻迪這一路走得近乎執拗,如果前方已經被人踏平,那就換條路來走;既然有那么多難題還沒有答案,那就去克服它。而這背后的基礎邏輯非常簡單:只關注用戶的痛點與技術發展需求,而非競爭對手的動作。

“不要講是不是中國公司,我們是解決用戶需求的全球化公司?!?/h5>

現在再來回答兩年前的那個問題,鄭衛鋒列了一組數據:全世界釣魚人群有10億人之多,在臻迪的市場調研中發現,僅在中國,酷愛釣魚的深度用戶就有兩千萬;至于世界各國的游艇擁有量,盡管中國登記在冊的個人游艇只有五千艘,但放眼世界,美國有兩千萬艘,歐洲有一千九百萬艘,日本有六百萬艘……此地無人經停,但此地何其精彩!

這也給了我們另一個啟發,有時候在國內迅速崛起的商業模式或產品技術,在國外并不適用,共享單車出海集體被“勸退”就是最好的例證;反過來,國內少有人涉足的領域,或許在世界范圍內有著更廣大的市場。我們時?;岜蛔約河邢薜娜現聳右?,鏡頭拉遠,才能知道手里摸的是蘿卜還是象牙。b.jpg

PowerDolphin小海豚、PowerRay小海鰩

隨著現如今信息技術將一切變得扁平化,時間和空間被持續壓縮,過往的渠道優勢不再?;桓黿嵌壤此?,新一代的高科技公司必須要走到世界前列,才有繼續上升的空間。而在全球化競爭中,想要獲得世界的認可,看的一定不是產品背面的“Made In China”,而是看企業是否打造了全球化的品牌、是否建立了一個全球標準的服務體系和全球質量標準的產品體系。這也是為什么鄭衛鋒要堅持創造一個全新的品類,因為通過原創一個品類,占據先發優勢建立行業壁壘,就能夠決定自己的世界地位。

實際上,在這盤國際化的大棋中,臻迪早已落子,并建立了足以支撐全球技術研發和配套服務的體系。截至去年,臻迪的產品已經銷售到91個國家和地區,全球有著包括日本軟銀(Softbank)、香港移動通訊(CSL)、百思買(Best Buy)等在內的50余個合作伙伴。

創新者的天空之境

不難看出,近年國際權力的形成與轉移,通過各國之間比拼科技實力來實現的意味越來越重。執行力極強和勤奮,是中國人的傳統優點,“但是中國真正缺的是什么?創新精神?!?/p>

這里所說的“創新”,并不是指單純的在商業模式上做做文章,或在其他企業的現有成果上升級迭代。就目前來看,對鄭衛鋒和臻迪而言,模式創新、降低成本、走向上市這些都不算難?!拔蟻衷謐呦呂?,覺得最難的事情,就是創造一個品類?!?/p>

在一個垂直品類里,短時間內很難有特別大的突破,而突破性的創新,一般都是在新創品類中通過不斷技術跨界來實現的。就拿無人機來說,臻迪一手包攬了包括圖傳、相機、飛控、導航等在內的十幾個方向。但每一個方向其實都有相關企業在做,那么在這個社會分工明確的時代,為什么臻迪不做整合?

“因為產業鏈太新了?!?/p>

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近兩年才開始步入正軌,水中機器人更是臻迪一手發掘。與之相關的技術公司此前大多是做to B業務的,C端的市場才剛剛形成,在林立的專業壁壘面前,與其將成本消耗在購買別家技術上,不如投入到自身的研發上。鄭衛鋒做了一個簡單的類比:就像當年的IBM,市場形成初期,顯示技術、磁盤、操作系統也都是IBM自己做的,而到了戴爾時期,產業鏈變得成熟了,才開始大談特談模式的創新。

事實上,2009年初創時期的臻迪也是從B端起家的,包括可在海拔6000米工作的無人直升機PowerCopter、可連續飛行12小時的固定翼無人機等,被廣泛應用于農業植保、電力、測繪、石油礦產、警用、救援等多個領域。但鄭衛鋒表示,做企業級市場難度遠沒有服務C端的大。直升機、固定翼等等看起來很復雜,但其實已經形成了成熟的產業鏈,而到了C端,要在盡可能小的體積上去配備市面上幾乎不存在的裝置,還要降到極低的成本,“這就逼著我們自己做技術”。

臻迪在全球多個國家設立了研發中心,從表面上看,臻迪已經有千余項專利,除此之外,還包攬了iF設計金獎、IDEA金獎、紅點最佳設計獎、日本優良設計獎世界四大設計獎。但每一個創新者的背后,創新和失敗之間幾乎是要劃等號的,不過在臻迪,“我們可以把失敗當成資本來講?!敝N婪嫘ψ潘檔?。

2018年11月1日,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京召開民營企業家座談會并發表講話,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國家最高元首和民營企業家的座談會。鄭衛鋒正是參加這次座談會的四十多位民營企業家代表之一。對于民營企業發展面臨的問題,總書記從減輕企業稅費負擔,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,營造公平競爭環境,完善政策執行方式,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,?;て笠導胰松硨筒撇踩攘齜矯嬋雋恕耙┓健?。鄭衛鋒不勝激動地說:“您給我們信心了?!弊蓯榧腔賾Φ潰骸拔揖褪搶錘忝切判牡??!?/p>

“中國未來的力量一定是創新的力量?!閉饈侵N婪婊岷蟮母形?。c.jpg

“什么是路?就是從沒有路的地方踐踏出來的,從只有荊棘的地方開辟出來的?!?/h5>

如果把人類的創造歷程寫成史書,往前追溯一千年,鄭衛鋒認為如今大部分赫赫有名的公司與企業家都不會被寫到里面,喬布斯和埃隆馬斯克或許是唯二應該被寫進去的兩個人,“因為他們是時代的革命者、締造者”,什么樣的人或企業才算是時代的締造者呢?“典型的標志就是TA有沒有締造一個品類,此后,所有人都在跟進?!?/p>

鄭衛鋒坦言,臻迪自然是希望被寫進這部史書里的,因為那才是偉大的發明者,那才是改變人類的人?!拔以詮竟芾砘嶸峽嫘?,我說等我哪天真的say goodbye了,在我墓上放一個PowerEgg、一個小海鰩,再放一個小海豚,我就覺得值了。至少這個星球上,有人第一個做出來了蛋形無人機,第一個做出來能量產的水下機器人,第一次做出來能在水面和水下工作的像海豚一樣的機器人?!?/p>

“我覺得我這輩子不會退休,當我年齡大了,干不動了,就去投資和幫助年輕人,甚至未來也有可能去給人講講整個的心路歷程。我犯過的錯(年輕人)別再犯了,也是一種快樂的事兒。至少我現在交了十億學費了,這個星球上能交十億去做研發的人也不算太多,這也是我的一大財富?!倍倭碩?,鄭衛鋒繼續道,“你能幫助別人其實就是很快樂,這不就是人生嘛?!?/p>

企業家是孤獨的決策者,亦是狂熱的夢想家。站在今天去看歷史,我們很容易就能總結出規律,并輕易評判孰是孰非;但站在今天去看未來,一切都是未知的,而那些改變了世界的壯舉,無一不是出自曾經瘋狂到以為自己能夠改變世界的人。

若說天下英雄誰敵手?用鄭衛鋒的話回答:“Who knows!” 

相關頻道: eNews 訪談

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,請在下方提交,謝謝!
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廣告